無主財產如何分才“適當”?

來源:太原晚報 2019-04-23 06:38:27


特約評論員 然玉

為老人養老送終的親屬如何分配遺產?無主遺產收歸國有是否合乎情理?近日,因無繼承和受遺贈人,深圳羅湖一無主房產70%產權被法院判定收歸國有,此舉引發有關法理情的爭論。多名法律界人士直言,這一判定在法律上雖無漏洞但欠缺情理,建議修法拓寬繼承人范圍,并明確盡了贍養義務的親屬是否享有繼承人資格。(澎湃新聞4月21日)

判決盡管不違法,但客觀上卻給人以“與民爭產”的觀感,并且也有悖于民間“好人有好報”的樸素正義觀,故而多多少少讓人感到遺憾。事實上,關于無主房產的歸屬問題,現有法律表述相對較為籠統、模糊,這給法官審案留下了巨大的自由裁量空間。如何利用好這一“空間”,能否能動地詮釋和適用相應法律條文,這不僅是業務能力問題,更關乎著對法之精神、社會道德信仰的理解。

本案中,所謂“無主房產”的專業稱謂,并不足以說清楚故事的全部。實際情況是,老人蔡某某,膝下無兒無女,年老后投奔侄女,由侄女為他養老送終。又因為老人生前并未訂立遺囑指定繼承人,其房產才變成了“無主房產”。應該說,自始至終,“侄女”都盡到了如子女一般的贍養義務,卻未曾享有和子女一樣的繼承權利,這本身就是不公平的……根據《繼承法》,包括侄女在內的親戚統統都不屬于法定繼承人,繼承主體有限,可說是造成“遺產無主”的重要原因。

其實,現有法律也明確了,“繼承人以外的對被繼承人撫養較多的人,可以分配適當遺產。”只不過,這里所說的“適當”,實在是個不容易把握的概念。本案中,法院判決“侄女”分得老人所留房產30%的產權,可很顯然,公眾和許多專業人士,都不認為這一分配比例是“適當”的。當親戚的贍養付出無法被量化計算和評價、無法被精準折算為具體的“財產繼承權利”,那么法院對此類案件的判決注定要被審視一番。

針對“無主房產七成歸國有”一事,輿論的發聲其實存在著兩個鮮明指向:其一,就是呼吁“盡量避免財產成為無主財產收歸國家或集體所有”;其二,則是主張“財產繼承權利必須與贍養付出相匹配”——應該說,這兩方面的吁求,最直觀體現了民眾捍衛自身產權的敏感,也表達了有關“做好事必當有回報”的善惡因果論。這些來自民間的聲音,理應在立法、司法的相應環節得到呼應。至少,在決定無主房產是否收歸國有時,還是要先想其可能的負面示范才是。

責編:俞濤


圖片聚焦


粉刷一新的山西體育中心
期待重生
一起為祖國和青春喝彩
“溫暖的你”短視頻征集活動收官

五子棋攻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