學生餐廳里的“唱歌大叔”

來源:太原晚報 2019-04-27 07:13:38


你如果有機會到太原師范學院啟辰餐廳,請留意一位"唱歌人"。學生用餐高峰,就是他的"表演"時間,他推著小車唱著歌,一路小跑樂呵呵。

"在這里,問我的名字大家不知道,問那個扯著嗓子唱歌的大叔,多數人都知道。其實,我叫任二安。"他樂呵呵地說。

愛吹口哨愛唱歌

4月17日上午11時,記者在太原師范學院啟辰餐廳見到了任二安。遠遠地,人們向記者指著他。他坐在一張餐桌前休息著,嘴里傳出響亮的口哨聲,一曲《上海灘》悠悠揚揚。

身穿深藍色工作服,光禿禿的腦袋,兩個若隱若現的酒窩,一看就是個開朗人。56歲的任二安,是晉中市榆次區烏金山鎮人。純粹的農民出身,種過地,跑過運輸,當過村干部。6年前,太原師范學院搬遷至新校區,啟辰餐廳開始運行,他應聘至一家公司,后被派遣至啟辰餐廳,負責外圍保潔和餐具收集清洗等。由于他踏實肯干,后來成了領班,領著20多個同事工作。

任二安介紹,從小到大,盡管沒有接受過正規的音樂學習,但唱歌和打口哨,一直是他的愛好。“我不抽煙不喝酒,就喜歡吼兩嗓子,外加吹口哨小調。”

幾十年來,田地里、小院里、駕駛室里……走在那里,唱在那里,吹在那里。

盡管在農村人們會向他投來異樣的眼光,甚至母親還告訴他“吹口哨不正經”,但他的興趣依然沒改。

歌聲口哨當“警笛”

為什么在學校餐廳里想到了唱歌?任二安的回答是:“這也是被迫的,沒辦法啊。”

任二安除統領20多人的工作外,他的本職工作是將使用過并已收集起來的餐具,用小推車送到清洗車間,或者從清洗車間把干凈餐具送往餐廳的各個窗口。別小看這個工作,餐廳一層總共有6000個碗碟,用餐高峰這些碗碟必須流動起來。學生用餐完畢收集、清洗,然后再往窗口發放,如此反復。

一到飯點,學生們就從四面八方過來,密密麻麻,放眼望去,全是黑壓壓的人頭。送碗碟的推車擠在中間,半步也走不了,“讓一讓”的喊聲,都淹沒在人群的嘈雜中。“后來就唱哇!一唱歌,人家還喜悅。歌聲當成‘警笛’聲,我就是餐廳里的‘特種車輛’。”

效果不錯,感覺很好,反響似乎也不差。任二安隨后又往身上帶了個小音箱,有了伴奏,唱得更來勁。有時候嗓子不舒服了,就吹口哨,響亮著呢。

從那以后,小推車、小音箱、笑瞇瞇的大叔、一路歌聲,成為了啟辰餐廳里一道獨特的風景。

任二安很享受,享受著這份工作,享受著自己的歌聲,享受著眼前的一切。

“文藝老漢”成長記

時間一長,任二安有了“啟辰大叔”的名號,他的歌聲也愈發受到學生們歡迎。

幾年前的一天,任二安照例在用餐高峰推著小車唱著歌,開始了忙碌的工作。正當他陶醉地歌唱著,一對學生情侶打斷了他:“大叔,你唱得不對,氣息不對,嗓子不對,調子也不對。”

原來,這兩個孩子曾是音樂系的學生,男孩來自長治,女孩是湖北人。盡管早已畢業離校,但任二安依然清晰地記著兩個孩子。之后,這對情侶當起了任二安的“老師”。

“識譜是學不會了,但怎么用氣,怎么發聲,怎么帶表情,兩個孩子教了我不少。”任二安回憶,“如今兩個孩子應該結婚了,希望他們過得好。”他接著說。

后來,有不少學音樂的學生,都給任二安當起了“老師”,學校一位愛唱歌的教授,甚至成了任二安的“導師”。

“以前,我聽著伴奏,但找不到切入點。有的時候進早了,有的時候進晚了。現在這些問題解決了,準著呢。”

專業的來點撥,不專業的要“享受”。前來就餐的學生們,開始向任二安“點歌”。去年下半年,一個學生對他說:“大叔,趕緊學學《卡路里》吧,你唱起來絕對好聽。”

閑下來后,任二安專門找來《卡路里》這首歌,專心地學了起來。先背歌詞,再做各種記號分解歌詞。

沒幾天,任二安的歌聲“拜拜,甜甜圈,珍珠奶茶方便面,火鍋米飯大盤雞,拿走拿走別客氣;拜拜,咖啡因,戒掉可樂戒油膩,沙發外賣玩游戲,別再熬夜傷身體……”就在啟辰餐廳內響起。

幾年下來,那種隨身攜帶的小音箱,任二安用壞了7個。大學生喜歡的歌曲,任二安能熟唱30多首。

在校園里的名聲越來越大,任二安代表后勤處參加學校文藝表演。并且,有的院系舉辦迎新年聯歡會,也邀請他表演節目。去年,師院隔壁的太原理工大學的幾個學生拍小電影,也前來邀請他出演。

“老了老了,反倒成了個文藝老漢,哈哈……”

愛崗敬業六年情

有人提議任二安去參加專業唱歌比賽,但他從沒動過心。“咱不是那塊料。”在他看來,工作才是最要緊的,唱歌只是興趣愛好。

雖然工作瑣碎辛苦,但任二安從中感受到更多的是勞動帶來的充實與滿足。每天和充滿陽光活力的大學生們在一起,自己也覺得活得越來越年輕。他覺得學生就如同他的孩子一樣,有一種親切感。

匆匆6年多,任二安在他的啟辰餐廳里,不知送走了多少學生。令他欣慰的是,畢業離校之后,一些學生還惦記著他。一名來自東北的學生,畢業之后還與任二安保持著微信聯系。今年春節后,這個學生到太原辦事,返回母校時,居然想到看看任二安。還有一名在北京的學生,也時常與“大叔”聯系。甚至,任二安還被一些學生拉進了他們的班級微信群。

也許,在這些學生看來,“啟辰大叔”已經成為他們對師院的一個記憶點。

“其實我們每個人都和星星一樣,看起來平凡又渺小。但人們認為它平凡和渺小,是因為距離太遠。當我們去接近,去了解之后,我們才發現,每一顆星星都是獨一無二的,都散發著屬于自己的耀眼光芒,都擁有著屬于自己的巨大能量。就如同食堂唱歌的大叔,還有你我周圍的好多好多……”這是師院一位學生寫給任二安的話。

本報記者 申波 文/攝

責編:俞濤


圖片聚焦


迎澤公園郁金香陸續綻放
粉刷一新的山西體育中心
期待重生
一起為祖國和青春喝彩

五子棋攻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