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警冀宏凱:青春是用來奉獻的

來源:太原晚報 2019-05-05 06:43:51


5月4日,是“五一”小長假最后一天。清晨,柔和的陽光穿過柳巷兩側的樓宇,這塊繁華的商業區比任何地方都醒得早,開化寺古玩市場的早市、文瀛公園已熙熙攘攘。早上9點,當天值班的柳巷派出所民警冀宏凱換上制服、戴上裝備,三步并兩步,走進值班室,準時開始了24小時的值班工作……

顧不上吃的早飯

31歲的冀宏凱入警5年,是柳巷派出所起鳳街社區民警、巡防民警。守著繁華的柳巷商業區,小長假期間,柳巷派出所每日接警量近40起,相比平日增加了六七成。但值班民警只有3名,加上輔警,總共也不過五六人,工作量可想而知。

完成交接工作后,冀宏凱坐在電腦前,一邊比對預警平臺接到的嫌疑人員信息,一邊聽同事們聊著前一天接到的警情,并偶爾搭上兩句話。9點40分,值班室的警鈴響起:市民苗先生報警,在銅鑼灣購物中心附近,有四五名流浪人員聚眾喝酒,還不時朝路人吼叫。冀宏凱當即聯系苗先生詢問詳細情況,結果得知事發于前一晚,那些流浪人員現已不見蹤影,便答復會在巡邏中關注這一情況,并及時反饋。9點47分,預警平臺發出一聲短促的提示聲,原來是一名吸毒前科男子出現在富百家門口。冀宏凱調出附近路口的監控錄像并注意到,雖然那名男子衣著和體貌特征都算不上明顯,但與其同行的一名女子身穿白色上衣,在人群中比較扎眼,于是他和同事抄起桌上的手銬,準備前去追查。“把包子拿上!”正巧這時,交完班的民警特意在臨走前給大家買回來早餐。冀宏凱拿著裝備,騰不出手。“回來再吃!”話音未落,他已絕塵而去。

無功而返是家常便飯

“平時每天早上8點交接班、開早會,周末或節假日延遲至9點,派出所里年輕人多,大家都想擠出時間多休息一會兒,所以通常交接班后才買來早飯一起吃,但對于當天值班的民警,這頓早飯就不一定啥時才能吃上了……”在驅車趕赴現場的途中,冀宏凱告訴記者。

隨后,他一邊舉著手機反復查看嫌疑人的視頻截圖,一邊與同事分析討論:“你看這個角度,估計是準備進富百家,不過這個時候,里面很多店鋪還沒開,十有八九是去地下一層看手機了。”到場后,冀宏凱直奔負一層手機賣場,與同事分頭搜尋嫌疑男子的蹤跡。前前后后找了個遍,卻沒發現目標,只得無功而返。“追查嫌疑人,考眼力、練腿力,即使事先準備再充分,也有撲空的可能。”他說。無功而返是家常便飯,努力過,才不留遺憾。10點18分,回到值班室,冀宏凱就著半瓶飲料,吃完了放涼的包子。緊接著,警鈴又響起了,有居民舉報,開化寺街3家珠寶店高音喇叭發出的噪音擾民。由于距離不遠,他步行前往現場,對3家珠寶店的負責人逐一下達處罰決定書,予以警告。

青春是用來奉獻的

回到派出所接待了幾名前來求助的群眾后,11點09分,警鈴再次響起,冀宏凱和同事們立即出警,開始了連軸轉的日常處警狀態:大南門搜機城噪音擾民、富百家出現一名網逃嫌疑人、五一廣場肯德基餐廳有流浪人員滋事……在警車上,看著早上剛充滿電的手機,只剩下57%的電量了,冀宏凱摘下警帽,擦了一把額頭上的汗,不由感慨道:“今天上午的警情不算多,一般在下午5點以后才進入‘瘋狂’狀態,連軸轉幾個小時回不了所里,我的最高紀錄是值班一天接打了200多個電話!”

有人說,青春是用來追憶的,冀宏凱說,對于公安民警,青春是用來奉獻的。一天24個小時,只要警鈴響起,無論白天黑夜,無論嚴寒酷暑,民警都會第一時間奔赴現場,為群眾排憂解難。

將近13點,冀宏凱在辦公室接待完一名片區居民,同事打來電話,催促說幫他盛好的午飯快放涼了。這時,值班室的警鈴再次響起……

本報記者 辛欣 文/攝

責編:俞濤


圖片聚焦


五四精神核心是愛國主義
迎澤公園郁金香陸續綻放
粉刷一新的山西體育中心
期待重生

五子棋攻略